茶道里的處世之道

母親有個手藝,會做茶。

母親外家在河南信陽,哪里的茶在全京城很有名氣。母親從小耳濡目染,隨著姥姥學會了做茶。母親嫁到我家后,自然把做茶的手藝也帶了過來,成了遠近聞名的做茶妙手。

每年清明節前后,茶園開園后,母親就帶著我去茶園采茶。與別人差異,母親都是用雙手采茶,速度出格快。

剛采返來的茶,要攤放在簸箕上。這時,茶會披發出一種淡淡的清香,難怪母親總喜歡抓起一把,放在鼻子下聞聞呢。吃過午飯,灶塘的火還未褪去,母親就開始做茶了。大火殺青后,馬上改為小火,先揉捻后烘焙,直到茶葉徐徐成形,從散狀釀成了條狀。鮮嫩的茶葉,在揉捻和烘焙中,徐徐帶有粉色。新茶做成后,母親總叮囑我,把左鄰右舍的叔叔嬸嬸都請來品茗。

有客人來品茗,那是母親最興奮的事兒,肯定要親自去挑兩桶井水,燒開后,用來沏茶。新茶在滾燙的開水間舒展開來,披發出特有的清香。各人圍坐在一起,喝品茗,聊談天,把茶話桑麻,那是家里最熱鬧的年華。母親做的茶既有看相又有口勁兒,自然吸引了大批茶客,真是“一家打茶滿垸香,一季打茶四季喝”,可貴山里人有這樣的興趣和享受。無論誰來,母親城市拿出最好的茶熱情招待,絲絕不怠慢。當我偶然有訴苦時,母親老是笑著說,來的都是客,怠慢不得。所以,許多時候,我家里都是熱熱鬧鬧的,母親忙進忙出為各人沏茶續水,忙得不亦樂乎。縱然是到境界里勞作,母親也喜歡帶上一大壺,勞動間歇時號召各人喝上一口。因為茶,母親把鄰里干系處理懲罰得分外融洽。也因為茶,母親積攢了人脈,獲得了鄉親們的承認。

俗話說,“愛出者愛返,福往者福來”。母親的支付,也獲得了回報。不管我家有什么事兒,鄉親們城市自發趕來搭把手,從來不需要我們去“請”。記得,有一年正值栽秧時,父親溘然生病住院,其時母親只顧著照顧父親,基礎沒時間做農活兒。但是等他們回家時發明,水田不只被整理過了,鄉親們連秧都幫著插上了。

都說茶里有乾坤,其實,我知道,母親的茶道就是處世之道。

內容版權聲明:內容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行為請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