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鎮觀音閣茶鋪 資深茶客一坐就是許多幾何年

(原標題:彭鎮觀音閣茶鋪 資深茶客一坐就是許多幾何年)

喻 磊

雙流彭鎮的楊柳河濱,有一座老茶鋪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觀音閣茶鋪。“走,彭鎮品茗去!”這句話不知幾多人說起過。不曉得從啥子時候開始,竟然成了圈內圈外時髦的話。

彭鎮曾是茶馬古道的一個節點。茶、馬是主要生意業務商品,尤其是馬,此地因市而名馬市壩街。之后,由于公路的便捷和現代交通東西的利用,茶馬互市相繼衰落,徐徐地退出汗青舞臺,馬市壩街生意業務的更多是牛羊之類的畜牧品,但街名卻沿用至今。說起馬市壩街觀音閣茶鋪的泉源,說法就多了。有的茶客說茶鋪是清代修建,有300多年的汗青。有的又說茶鋪有150多年的汗青,總之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我多次在此地轉悠、查證,從修建型制上看,這條街上的連排民居均為小青瓦、白粉墻、穿斗布局,典范的川西民居氣勢氣魄,頂多就是民國時期的修建。從修建特征上看,各類元素都不具備宮觀古剎的修建氣勢氣魄,那為啥又叫觀音閣呢?聽說是幾十百把年間突發的一場大火,火燒連營,僅此間屋子“死里逃生”,得以幸存。于是主人家請回觀音菩薩供奉,之后,左鄰右舍、七里八鄉的村民以及販夫走卒在此燒香拜佛,由于房間狹小,如何稱號都不符合,那只能叫閣了,這或許是最切合情理的推論吧。

這座民國時期的觀音閣厥后改革成了茶鋪,因為生意蕭條,難覺得繼,開了又關,關了又開。到了上個世紀90年月,一位姓趙的大媽,茶客都叫她趙婆婆,策劃起這家茶鋪。不逢場時生意清淡,逢場時固然鬧熱,但茶客大多為鄉民,茶水賣不起價,茶鋪的收入只能生活。厥后她兒子、兒媳來幫襯她,同樣也是舉步維艱。世事難料,一個回身,茶鋪的生意可謂起死回生,甚至可以說風聲水起,成了遠近聞名的“明星”茶鋪。那是2005年極其普通的一天,一覺醒來,茶客們發明觀音閣茶鋪的墻壁上畫滿了毛主席畫像,寫滿了毛主席語錄,似乎年華倒流,又回到了舊日誰人滄桑的歲月。這畢竟是咋個回事呢?本來這是一部由香港導演拍攝的影戲——《成都,我愛你》選景于此,演繹的是30多年前,兩位茶藝人在“文革”的蒼茫中,一段繾綣悱惻的感情故事。就影戲故事自己暫時不說,在彭鎮拍影戲可謂是個大事件。一時間,這家不起眼的小茶鋪車水馬龍、熱鬧不凡,生意雖然也是自不待言。

四川人喜歡品茗,有“一市住民半茶客”的說法;四川茶鋪數量之多,也難以計數。我曾多次在彭鎮犄角旮旯轉悠,發明僅彭鎮這個荒僻之地就有二三十家茶鋪,這么一個小鎮竟開了如此多的茶鋪真是令人咋舌。雖然,有味道、有特色的到是百里挑一。

一個冬日的早晨,趁早茶的我又來到觀音閣茶鋪,凹凸不服的過道歲月留痕,充滿千腳泥,灼爍的竹椅裹著一層經年累月的包漿,幾束光柱透過天井,斜打在砌滿茶壺的老虎灶上……才七八點鐘的景物,這里已坐滿了茶客,這些資深茶客不知在這里一坐就坐了幾多年。照舊誰人位置,照舊那把椅子,照舊那些家什,照舊那些老面目。茶鋪的掌柜趙婆婆的兒子李強及媳婦進場率最高。鐘大爺、牛二爺、袁大爺、李大爺、羅大爺、寧大爺等都是鎮上的住民,是這家茶鋪的常客。這些大爺們或耳順之年,或古稀之年,或耄耋之年,一年四季冬眠于此。其實,他們也曾年青過,有的還扛過槍打過仗立過功負過傷,也有做牛馬生意索性留下來的,也有逃避戰亂定居此地的,魚龍稠濁、藏龍臥虎。尚有一位身患殘疾的袁姓駝背哥風雨無阻常年在此剪發謀生。如若是逢場天,周邊的鄉民大多到此打擁堂,那小我私家氣真是爆棚。這年初,再加上全民攝影的潮水,那真是叫座又喝采,賺足了人氣,還掙了不少銀子!這些,除了拍攝影戲使它聲名大噪之外,當是策劃者思“變”的功效,諸如這里特有的資源,也是這里的“角兒”——大爺們,以及川劇圍鼓、說書等手段的運用,同時還歸究于網絡時代的“紅利”,微博、微信滿天飛,使這家名不見經傳的“幺店子”成為“文化”茶鋪、“網紅”茶鋪、“明星”茶鋪……

落座之后,環視閣下,茶客們或獨坐閉目養神,或品茗吸煙,或成群結隊打長牌正酣,或歡天喜地擺龍門陣,心無旁騖,如入無人之境,一副今生足矣的容貌。我不禁想起“少不入川,老不出蜀”那句老話,感應此日府之國真乃溫柔之鄉啊!時近正午,茶客們桌子上的乾坤已定,家事國是天下事也擺得縱情,各自回家吃晌午去了。掌柜、堂倌繁忙了半天終于能歇息一下。

內容版權聲明:內容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行為請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