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茶花開春未歸

 
茶花蝴蝶 張大千/作 中國嘉德供圖
 

    東園三日雨兼風,

 

    桃李飄零掃地空。

 

    惟有山茶偏經久,

 

    綠叢又放數枝紅。

 

這是陸游詠山茶花的詩。短短四句,道出了山茶花的特點。吐蕊于紅梅之前,雕殘于桃李之后,餐霜飲雪,卻樹姿挺秀,繁英滿枝。放翁一生愛山茶,一再賦詩詠嘆,他還有一首詩云:“雪里著花到春晚,世間經久孰如君?憑闌感嘆無人會,三十年前宴海云。”照舊寫其經久的品行。

 

山茶之名早見于《本草綱目》,《廣群芳譜》則稱茶花,別名曼陀羅樹。1677年,我國的山茶傳入英國,扶植出了大批新品種,成為世界名花。

 

云南山茶花以樹高、花大、種繁、質美而聞名世界。清代昆明詩人李于陽寫有一首歌詠云南山茶花的詩:“古來花事推南滇,曼陀羅樹尤奇妍。拔地孤根聳十丈,威儀特整春風前。瑪瑙攢成億萬朵,寶花絢麗烘好天。”十多年前的早春,我曾到昆明出差,友人邀游東郊鳴鳳山風光區,一睹山茶花風韻,只見景區千株萬株山茶噴紅吐白,競相開放,萬朵爭春。那火一樣紅的山茶花,一團一團,一簇一簇,鮮艷精通,蔚為壯觀,大有“樹頭萬朵齊吞火,殘雪燒紅半個天”之景。

 

山茶花花姿綽約,花色鮮艷,為歷代詩人贊頌。

 

蘇東坡寫有《邵伯梵行寺山茶》詩,詩曰:“山茶相對阿誰栽?細雨無人我獨來。說似與君君不會,爛紅如火雪中開。”這是詩人游覽江都邵伯鎮(今江蘇揚州江都區)梵行寺寫下的詩篇。詩寫得既幽靜又熱烈,寺院中有兩株山茶相對盛開,是誰栽種的呢?在冰雪未消、細雨紛紛的冬春時節,詩人獨來賞花。山茶花的嬌艷姿色和傲然神態,任何語言都難以表達,鮮艷的紅花似熊熊燃燒的烈焰,映襯著晶瑩冰雪和蒙蒙細雨。

 

明代詩人于若瀛的《山茶》詩云:“丹砂點雕蕊,經月獨含苞。既足風前態,還宜雪里嬌。”詩說紅若丹砂大如蓮的花盤上遮蓋著或黃或白的花蕊,如鐫刻而成的珠玉瑪瑙。經驗冬春四五個月后,又孕育出新的花蕾。山茶花在嚴冬的北風和仲春的微風中剛健挺拔,花紅潔白,額外妖嬈。

 

今世文豪郭沫若對茶花情有獨鐘,有詩曰“茶花一樹早桃紅,百朵彤云嘯傲中。驚破唐梅睜眼倦,烘托宋柏倍姿雄。崔嵬筆立天為紙,婉轉橫陳地吐紅。黑水祠中三異木,千年萬代頌春風。”詩人將茶花古樹與唐梅、宋柏同寫,突出茶花非同尋常的職位。

 

1979年,鄧小平訪美,美國總統卡特在白宮進行國宴,宴席中央擺放著顛末挑選的1500枝赤色、粉色、白色的山茶花。有人問主事者為何用山茶花來做主要裝飾,答復說,此花是在中國被首先發明的。從這一細節可以看出國際友人對中國山茶花的喜愛與承認。同年11月10日我國刊行了一套云南山茶花“特種郵票”,共10枚,同日還刊行了一枚小型張,均由任宇設計。其小型張的圖案選用了云南山茶花中的寶珠茶、松子鱗、麻葉蝶翅等寶貴品種。

 

“山茶花開春未歸,春歸正值花盛時”,吟詠著宋代曾鞏的詩句,感覺著山茶花綻放的豪情,綠葉萋萋,茶花灼灼,心頭頓感:別樣山茶別樣紅,一枝一葉總關情。

 

(徐廷華)

 

內容版權聲明:內容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行為請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