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湖龍井茶人物志:西湖茶禪文化融合實踐者

在杭州,通報真實西湖龍井茶,老底子的味道

蘇軾(1037-1101),字子瞻,號東坡居士,眉山(今四川眉山縣)人,宋代精巧的文學家、書法家,對品茶、烹茶、茶史等都有深入的研究,在他的詩文中,有很多燴炙人口的詠茶佳作,傳播下來。杭州藉香居茶館曾將蘇東坡《飲湖上初晴后雨》詩中“欲把西湖比西子”一句與《次韻曹輔寄壑源試焙新茶》詩中“從來佳茗似尤物”一句相配,組成一副神韻絕妙的春聯: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從來佳茗似尤物”。美好的詩句傳播至今,依然被人們贊不停口。蘇東坡對茶的功能也深信不疑,留下了“何必魏帝一丸藥,且盡盧仝七碗茶”“意爽飄欲仙,頭輕快如沐”的詩句。

蘇東坡與西湖有緣,被稱為“西湖長”,他與西湖其時的不少高僧成為方外至交。北宋元祐四年(1089)七月,蘇東坡第二次來到西湖,出任杭州知州。《蘇軾文集》卷19中記錄了他與詩僧道潛的一段韻事。

余謫居黃,參寥子不遠數千里從余于東城,留期年。嘗與同游武昌之西山,夢相與賦詩,有“寒食清明”、“石泉槐火”之句,語甚美,而不知其所謂。其后七年,余出守錢塘,參寥子在焉。來歲,卜智果精舍居之。又來歲,新居成,而余以寒食去郡,實來告行。舍下舊有泉,出石間,是月又鑿石得泉,加冽。參寥子擷新茶,鉆火煮泉而瀹之,笑曰:“是見于夢九年,衛公之為靈也久矣。”坐人皆悵然太息,有知命無求之意。乃名之參寥泉,為之銘曰:

“在天雨露,在地江湖。皆我四大,滋相所濡。偉哉參寥,彈指八極。退守斯泉,一謙四益。余晚聞道,夢幻是身。真等于夢,夢等于真。石泉槐火,九年而信。夫求何神,實弊汝神。”

——《參寥泉銘并敘》

寒食清明,石泉槐火,一爐西湖好茶,讓蘇東坡嘆息本身前世就是西湖智果寺的寺僧。

當年秋天,蘇東坡到葛嶺寶嚴院游訪,詩僧清順(字怡然)以垂云新茶招待他。蘇東坡以“大龍團”回贈,并賦詩《怡然以垂云新茶見餉,報以大龍團,仍戲作小詩》以記此事,詩中云:“妙供來香積,珍烹具大官。揀芽分雀舌,賜茗出龍團。曉日云庵暖,東風浴殿寒。聊將試道眼,莫作兩般看。”從詩中看,其時的垂云新茶外形如“雀舌”,當屬嫩芽散茶。

▲ 孤山

蘇東坡又賦《游諸佛舍一日飲釅茶七盞戲書勤師壁》詩:“示病維摩元不病,在家靈運已忘家。何煩魏帝一丸藥,且盡盧仝七碗茶。”

“勤師”,即孤山報恩寺(舊名“報先”)和尚惠勤。兩年前,蘇東坡來任杭州通判,行前,恩師歐陽修一再囑咐:到錢塘后務必代為向惠勤師致意。故東坡到杭后行裝甫解的第二日,即往孤山造訪勤師。今番重九又來拜會,勤師同臻阇梨一樣,饋以“釅茶”。而細數來,當天東坡游湖上諸佛舍,已飲茶“七盞”(泛指量多)了,因此而在孤山報恩院留詩“戲書”于壁。

蘇東坡在他的西湖茶景詩作中,還為來自西湖南岸佛寺的一位擅長茶藝的和尚“謙師”留下形象“特寫”,同時也為西湖茶史生存了南山地帶產茶的汗青信息。

元祐四年(1089)歲末,蘇東坡作《送南屏謙師》詩,詩前加“小引”(一說是詩題)寫道:“南屏謙師,妙于茶事,自云:‘得之于心,應之于手,非可以言傳學到者。’十二月二十七日,聞軾游壽星寺,遠來設茶。作此詩贈之。”

“壽星寺”在寶云寺東,謙師傳聞蘇東坡將到此游覽,特意專程“遠來設茶”,可見這是一次十分當真的品茶雅集。蘇東坡這首詩的全文如下:

道人曉出南屏山,來試點茶三昧手。

忽驚午盞兔毫斑,打作春甕鵝兒酒。

天臺乳花世不見,玉川風腋今安有。

東坡有意續茶經,會使老謙名不朽。

▲ 蘇堤

其時,蘇東坡尚未疏浚西湖,蘇堤自然也還未筑就。從南山到北山,最利便快捷的交通方法是坐船渡湖。謙師“曉出”也就是一大清早過湖,看來臉色極好,興致極高。“來試點茶三昧手”,則說出了他臉色好、興致高的緣由——本來,謙師是一位點茶好手。“點茶”,即將茶碾磨成沫后用滾水沖點,以與“煮茶”相區別。這是其時品飲好茶的一種武藝。宋人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中說,“茶之佳品(優質茶),皆點啜之。其煎啜之者,皆常品(一般茶)也。”

內容版權聲明:內容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行為請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